瀑布下面有只大水怪

飘飘姑娘是你嘛

   应该是在傍晚,同学都已经吃过晚饭了,我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准备去找些吃的,就像是上次去水文站经过的那条搭满红帐篷的街。可是几乎所有的摊上都已经卖完了。然后我就很奇怪地进了那家拉面店。奇怪是它和往日里见到的拉面店很不一样,只见那种水泥墙壁,空荡荡的房间,根本就不像一个餐馆,好在老板还是那个老板。整家店就只看见老板一个人,还是戴着那顶白色的平顶帽。还是一脸的胡子。其实我一只觉得老板和我一位小学同学很像。我没看到菜单,凭着记忆点了一份牛肉土豆,老板点了点头。

  不一会,就端了一盘。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吃。也记不得牛肉土豆长什么样。

只记得,结账的时候,给了老板10元。他给我找了5元。老板自己说了句牛肉土豆盖浇只要5元太便宜了吧。

  走出店门,是那种卷轴门,外面似乎下雨了。老板似乎看起来很忙,明明我走后,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。神奇的是,明明已经走出去了,一眨眼穿过一扇门,我又回到店里了。这个时候卷轴门却已经关上了。老板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,一种很奇怪的表情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向老板解释这怪异的一切。这本来就超出了常理。

我只说了句,老板能不能再开下门? 

老板没说话。对我如何又回来了表示冷漠。只是帮我开了门。

我还以为是那种黑店加人肉叉烧包的剧情。

呼,松了一口气。

再次出来后,感觉一切又恢复正常了。

然后下一秒,我看见了离我不远处有个姑娘在玩荡秋千。

一身白衣,像钟摆一样荡得很高。

姑娘似乎是发现了我,惊恐之下立马下了秋千,跑开了。

跑开之前,她看了我一眼。

我心里想着这不会是恐怖电影里的白衣女鬼吧。

还好,我只是没看见她的脸。

好吧,我就这样醒了。

大概是在7点左右。

听见爸妈在楼下叽里呱啦地说话。

外面真的在下雨。

我解了解衬衫的扣子继续睡。

又梦见一寝室的人到了山顶。

山顶之下有很多游乐设施。

山顶上建了一个很大的核电站,被云雾笼罩着。

有两个穿着灰色制服戴着帽子的人经过。

我们嚷嚷着要不要偷偷溜进去。

后面就不记得了。

8点多醒了。我妈竟然没喊我早起吃饭。

好在小金还趴在我门口。

果然下雨天都不能出去玩了。

 

 

 

果然梦里很多是没有具体画面的,只有一些概念,像牛肉土豆盖浇长什么样和帮我开门的动作。最后一句,飘飘姑娘是你嘛!


聽歌的人也多情a1

衬衫真是好看呀!!

喉咙痛得要死~~ 

  you can take it away...

  away.. away..

豆馅 的声音  真是好听~

But when it's going to be ok 
但何时会好起来呢

I'm cruisin' on a train 
我游弋在火车上

I've got to fear no holiday 
我不再害怕假日

Fear is where I'm in. 
害怕的是不知身处何处


遥遥万里

心声有否偏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单句循环  (因为po音,,,难道

在《孤岛惊魂3》开始听到的含糊的调调。。。。

ponponponpon。。


总是抓不住重点,

重点是 rin 》》 rin'  的区别

三个女人一台戏,说的就是这个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