瀑布下面有只大水怪

来自芒果岛的你

   地图上有无数座岛屿,我现在就在其中的一座未命名的上面。  想要在此生活下去。我只带了一条丑狗,一个不断电的音乐播放器,还有牙刷。 

 我将在只要花两个半小时就可以环岛一圈的巴掌地上活光我的余生。我是第一个迈上这座岛的人。自然拥有赋予它名字的权利。 我把他称为芒果岛。 就因为我喜欢这名。每个人总是对某些音节,汉字,词语有莫名的感觉。 我就喜欢,明灭,离离,卷耳,小白。

我要活下去,但岛上总不能有套别墅,有公路,有超市,有饭店。。。。 那它该拥有些什么? 从我能活下去的角度。1,有淡水源。2,食物3,岛上的气候可以恶劣但不可以极端,不要两三天就地震,海啸。。。4,岛上的其他动物不会轻易将我致死,同理,我也不可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。

 你要是想舒坦就别来这啊!!  我的要求不高,活下去就行。

 活下去本身就是一个很离谱的要求。世界选择了你,就给了你生存下去的天赋。你要学会适应环境,而不是选择环境。

 那我估计会惨死在芒果岛上了。

 没关系,我可以假设嘛!

假设我饿不死,能学到鲁滨松的十分之一,能安营扎寨,招兵买马,养家糊口。能在岛上的能源耗尽之前,逍遥几十年。我会活的很辛苦,会退化,会钻木取火,会饮血。可是看着太阳从海面升起,再落下去。我就会开心。觉得被填满。能更清晰地感受质量————这种特性。

我只有一个愿望抹除之前的人生记忆。切断网在身上的所有线。即使不舍得。你如果坐船经过。看到一个胡子拉碴,行为野蛮原始的我。那么请不要打扰我,或试图解救我。 

我没有爱与恨,没有太多想法。就和这座岛一起死去。  没有墓碑,没有哭泣什么的最好了。我的化土是岛的生长。死亡是绿色树木新生的气味。

我爱大海爱她的蓝色,爱她的坏脾气。 看海水撞上岛边的岩石碎出白色的沫沫。偶尔看到海鸥。

丑狗每天会喊我起床, 他丑丑地看着我。我会笑,有你还在我身边。

岛上会有许多原住民。飞禽走兽,性格怪异,种类繁多。总之他们是不同于我这种动物的动物。 他们性格怪异。我们永远不能变得亲密。毕竟我是来抢地盘的外来户。 不同的气味,不同的领地。赶我走,找我打架是可以理解的。没能赶走我,就一副  老死不相往来的嘴脸。可是偶尔过来偷点口粮明显不属于上面的范围。我怕我以后会舍不得这群真正的狐朋狗友。你们呢?

 我在想如果没有人说话,会不会忘记喉结的频率,忘记发音。能忍受寂寞,孤独吗? 我在生命的最开始的十个月中会吗? 那我就回到那种状态。无我,只有一双透明的双瞳。我会用树枝在沙滩上画些乱七八糟的图案,会光着脚踩在沙子上,会创作作品,最终都会被海水冲走,你看,连大海都嫉妒我的作品。

 想起了我的那个音乐播放器。作为可以阻止我完全野兽化的东西,它的列表应该是什么呢? 

我们是倾向于喜新厌旧的,耳朵尤为突出。会在某个区间的连续时间内对某一首歌,某种旋律,某句歌词无可救药的单曲循环。但是当耳朵的新鲜感消失后,所有的高低音,所有的前奏,副歌全部变成一条平滑的直线。耳朵听着都想睡觉。  然后耳朵会被新的旋律俘获,再次沦陷。所以,没有最喜欢,只有此刻当下我的耳朵喜欢的调调。 我不会批评我的耳朵。起码它是诚实的。 

1义勇军进行曲 

我无比相信,是我的血液选择了这首歌。太阳染红的海面就是我的国旗。

  2——结尾   就设成自动生成列表吧 。除了1我无比确认外。 我实在不清楚那时我需要什么样的调调。我的人类朋友有木有什么推荐呢?  跪求

  其实,岛上就有很多自然的声音。云在流动,风在游荡。你听。。

  其实我的音乐播放器更适合狂欢时。 夜幕落下,篝火点起。大家的脸被火焰的光亮照的明亮,我们喝果汁,可能还会品尝我酿的酒。音乐声调大。开始跳舞,胡乱的摇摆,发出呜呜呜的叫声。我醉倒在沙滩上找不到星星,只有一轮红红的月亮。比任何时候都大,仿佛就在我面前般。 我真想抱把吉他装模作样地弹几下唱歌给你听。

然后在第二天的清晨被我那条丑狗的大舌头带着黏黏的唾液添醒。 眼前杯盘狼藉。太阳光格外刺眼。那些朋友们早已一哄而散,不懂得收拾。我捣饬了我那长长的满脸胡子,含了几口海水 咕噜咕噜几下吐掉。牙刷早已死亡。牙齿却变白和结实不少。

也许刚开始的几年,会感到后悔,不习惯。我的文明气息还唆使我逃离芒果岛,我会费力地扎一个木筏,漂流出海,回到文明的世界中去。要是我再可爱些我会弄个海盗旗,以海盗的名义在海上航行,随洋流漂到哪,抢到哪!! 后来发现我的海贼团只有船长一名加一条丑丑的狗。于是这梦想就像泡沫一样轻易破碎了,可能梦想和伙伴们一起实现,才会更有乐趣吧。 明显那帮猩猩狒狒不喜欢出远门。或许是不喜欢和我一起坐船出远门。  我一个人漂了半天才发现没离开芒果岛几海里。我的人工指南针又一直转个不停。重点是天快黑了,晚上的大海是令人畏惧的。 我只好打消回去的想法。

我找了一些空瓶子,写了些求救的话语。选个好日子让它们替我出航。漂流瓶总是装着希望的。 可是,没有回信。意料之中还是有些不甘心。

直到后来,我懂了狐朋狗友的手势语,才从一只老狒狒的一系列动作下明白。这附近水域的鱼类都有喜欢收集玻璃制品的嗜好。  以后我就有了钓鱼,烤鱼的习惯。这绝对不是报复。我对海神他老人家发誓!不管怎样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在洞壁上的正字画的越来越多。 才在某一天,突然想起曾经想过离开这里。 然后摇摇头告诉自己 ,那时候自己肯定疯了。

我疯了吗?  

丑丑的狗越来越老,越来越懒。 长时间躺那一动不动晒太阳。

最好的状态是,日子平淡到我都记不起每天发生什么事。 像海水丢了盐味。 可是当我在早上孤独地慢慢睁开眼,收拾下自己。来到一处小土包的地。 一小堆石头摆在一起。我会对着它,有的没的说上几句。 你很丑,可你很温柔。  

太阳照常升起,海水还是那样的蓝。  我已经认不出我的模样。不忘初心,可我不清楚为何要来芒果岛,不清楚这岛为什么叫芒果岛?

在哪里都是需要伙伴的,即使在荒岛上。

我站在公寓的地图前对上面的一个无名小岛发呆。 在太阳刚刚升起的。丑丑的狗还在我脚下趴在地板上打着呼噜。。。。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2014.2.17    晚1:05

 

评论

热度(1)